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深圳租房:租房生活虽是一地鸡毛,但我们仍要高歌前进!

2021年05月29日 10:18

租客大时代下,租赁成为日常,生活的一地鸡毛,是租客演绎出的人生百态。


酸甜苦辣咸里,肯定有一个你

【酸咸】“租的房子太老,电器是易坏体质,水压不稳常常洗不了热水澡;合租室友爱抠脚,卫生不愿打扫,作息总合不上拍,我只能常常顶着大熊猫一样的黑眼圈去上班”

【温暖】“某天我在深夜一边吃着泡面一边改着方案,突然停电,周围一片黑暗,我吓得不知所措,只好打电话给房东询问情况,没想到房东大妈一点没脾气,立马带人过来检查线路,走的时候还递给我一把锁,让我多锁一道门,怕我一个女孩子在老小区不安全,那天晚上我一边吃着剩下的泡面一边哭了好久。”

【小确幸】“合租的室友恋爱了,要搬出去和男朋友一起住,临走的时候请我吃了一顿火锅,说感谢我合租以来对她的照顾,之后我一直看着她结婚生子,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在合租期间有幸参与一个女孩子的一生”

【苦涩】“因为房东突然卖房,只能被迫在深夜找房搬家,一个人拎着大包小包在马路上拦车,零下几十度的冬天,我搬进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害怕被合租的室友投诉扰民,只敢靠着行李袋睡了一夜”

【回甘】“我遇到的大部分房东,租房前说的挺好,搬进去下月立马涨房租。还好现在碰到了一个不错的房东,5年没涨过我租金。”


人间不值得,人生值得

十年前你说生如夏花般绚烂,十年后你说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租客们的百味人生,是愿所有的后会有期,都是它日的别来无恙。

生活虽是一地鸡毛,但我们仍要高歌前进!所有人都是主角,不必彷徨,有缺憾才是真实的人生,


租客网——“好生活,租着过”

租客网颠覆传统租赁行业的运营模式,为广大租客提供了海量的真实房源信息和专业舒心的一站式租房服务,并以平台资源整合为优势,首次打造“免押金、免中介费”房屋租赁时代,打造出中国最大房屋租赁平台!


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愿你历经山河,仍觉人生值得


相关推荐

那个随便开店就能赚钱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外卖救不了餐饮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01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02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7月01日 15:09

租客只有找到好的租赁平台,才能把租房风险降到最低!

趁着年少,独自一人在城市打拼,为寻一处安隅,竟耗费了所有剩余的精力。这一路走来,跳过了黑中介,跳过了假房源,终于找到了心仪的房子,激动之余果断签下合同,心中自然美滋滋。等到退房才发现,果然自己太年轻,压给房东的押金是别想要了,各种费用克扣之下,还隐隐有种倒贴的架势。懊恼之余,只能告诫自己下次长点心眼!对于长租房的租客来说,租房过程中的圈套太多了,一个不小心就很容易被坑。这其中,房屋的押金难退就是一个让租客头痛的问题。这其中又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合同占据优势,房东本地人,但拒不退还押金。还有一种是合同不占据优势,各种事项克扣。如果遇到第一种,可以打电话到消费者协会,进行协调处理,金额大的可进行民事诉讼,维权之路长漫漫,看谁熬过谁了。如果是第二种,自己的合同本就不占优势,条条框框都在打着“擦边球”,房东吹毛瑕疵挑着房子本就存在的问题,以此用各种名义来克扣租房押金,租客又该怎么办呢?这需要租户在一开始就擦亮眼睛,细细揣摩合同,读懂其中的“深意”,比如房屋及家具受到任何损害则克扣一定比例的押金作为违约金等。入住前,对于房屋的各个地方都要检查一番,小到地板上有一块擦不掉的污渍都给房东报过去,尽量把损失降到最低。当然,这些都是无奈之举,如果租客在一开始就找到好的租赁平台,可能就不会发生这些事儿了。租客网是以“海量真房源、放心租着过”为核心业务板块,竭诚为广大租客服务的互联网租赁平台。在“真房源”这件事上,租客网绝不含糊,保障每一个租客看的和住的都是一样的。租客网通过整合各方资源,起到租客和房东之间的“保姆管家”角色,一方面为公寓主、房东、中介、房产开发商导流,轻松房屋托管,租金如期到账;另一方面做到为广大租客提供高品质、全方位的房屋租赁服务,规避了“虚假宣传、虚假房源、不良中介、无房可租”等问题,让租客们告别找房烦恼,快速租房落脚。同时租客网率先采用“信用体系认证”,提高了平台门槛,规避了一系列的租房骗局问题,“真房源、信用免押金、免中介费、按月交租、可长租、可短租”等特点能够让租客安心入住。租客网,信用免押金,让租客不再遭遇押金强行克扣之苦。你的押金还是你的押金,它不会留房东的钱包里,终究会握在你自己的手中。

2020年05月26日 11:13

2020年长租公寓难道再无翻身之地?

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五月,天气渐暖,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疫情发生以来,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洗牌”。为什么被誉为“风口上的猪”的长租公寓,现在变的如此狼狈?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在租客网看来,并不是。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任谁都想来啃一口,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瞬间成为香饽饽。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融资难度大的局面,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没有房源就高价抢,没有人才,就重金去求,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风风火火而来,冷冷清清散去,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在租客网看来,疫情只是“催化剂”,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确实,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回顾近代史,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01政策落地2020年,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营业税简化征收;商改住、工改住等,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住建部明确表示: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长租租赁行业,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客户群体精准,衍生的行业多,经营可以无限扩大,发展前景广阔,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

2020年05月25日 11:13